资料类别
   知润新闻
   行业动态
   客户风采
   行业观察

 

      联系我们

0510-86022588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关于知润   首页 > 关于知润 > 公司简介 >

微童话 上路一年 空间很大


 目前,少儿社多渠道全媒体推广微童话,但微童话内容质量有待提高,出版人对微阅读本身也褒贬不一。

  去年11月,儿童文学作家盛子潮发表微童话,在儿童文学出版圈掀起一片争议。在毁誉参半声中,少年儿童出版社于近日也出版两部微童话作品。回顾微童话一年发展轨迹,微童话发展现状如何?业内人士又都怎样看待微童话出版?

  内容质量有待提高

  经过微童话争议热潮后,业内人士对微童话的态度逐渐趋于理性。不管是积极倡导与推动微童话创作的人士,还是持反对态度或观望态度的人士,都认为应该以内容质量作为衡量标准。

  儿童文学作家、评论家谭旭东表示,产品好坏,主要不是模式问题,是产品的内涵问题。微童话写的好不好,不在于其微不微或短不短,而在于其美不美。少年儿童出版社《小青蛙报》编辑室主任朱丽蓉补充道,“内容大于一切。微童话虽然只有140字,但并不表示内容浅薄。童话的美不仅在于其文字与形式,还在于其对人性的热爱与对真实世界的思考。所谓‘童话眼’,也是有血有肉的,具有其独特的文学价值。好的作家会通过这种形式写出好的作品,其中每个字都不可或缺,都承担着它的独特使命。”科学普及出版社大众科普图书事业部副主任郑洪炜告诉记者,该社在准备科普微童话大赛时,设立了三个标准以确保质量:一是有童趣,二是有知识性,三是有人文情感。

  谈及微童话现状,也有业内人士表示,多数微童话内容质量并不过关。接力出版社总编辑****曾受邀担任新浪首届微童话大赛评委,被问及有无打算结集出版获奖作品时,****表示,多数获奖作品在质量方面尚未达到该社出版标准。“一是童话成人化,不适合少儿阅读;二是由于字数限制,作家施展不开,只有骨架没有血肉。”同时,****也说道,“在那次大赛中,还是挖掘出一些有才华的作家,目前正在跟进,如有合适作品会选择出版,当然不局限于微童话。”

 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策划总监安武林则告诉记者,微童话高度凝缩,目前的状态更像微散文,戏剧性冲突、主人公性格表现等因素都受到限制。“140字光描写人物形象都不够用,根本发挥不出自己的特色。就像唐代绝句绝对表达不出来如李白《蜀道难》、白居易《长恨歌》等长篇诗句所蕴含的主题,故事无法进行充分展开。”

  多渠道全媒体推广

  对于这一新形式,相关机构采用各种方式进行推广。在打开知名度方面,多采用举办微童话大赛形式。谈及效果,谭旭东评价道:“新浪微童话比较热闹的阶段有一年了,高潮始于《小青蛙报》举办微童话征文,新浪微童话大赛则起到推波助澜作用,后科普出版社又举办科普微童话大赛,吸引了大批业余作者参与。”谭旭东告诉记者,“他一直在写微童话,而且吸引了一批人在做写作接龙活动。”除此,还有纸媒传播方式,如《小青蛙报》、《小葵花》等多家报刊都开设了微童话专栏,吸引了诸多人参与。

  在出版方面,相关出版人表示,会出版部分纸质书,如少年儿童出版社已出版冰波与王一梅的微童话作品《水晶靴子》与《住在树上的猫》,未来出版社即将出版谭旭东的《微童话选》,科普社正在策划出版一些有专题性质的科普微童话。同时他们均表示不仅仅限定于纸质书,还会考虑数字出版。郑洪炜告诉记者:“微童话的传播空间还很大,思路可放在新媒体、微动漫等方面。”朱丽蓉也表示,该社目前正在探讨如何将微童话推上线,如ipad、手机等更有互动性的平台。

  在阅读推广方面,有些出版社根据微博等网络不适合作为孩子首选阅读终端的情况,正在尝试亲子阅读模式。“我们把微童话作为亲子阅读素材,以家长为媒介,让家长与孩子一起来探讨科学的奥秘。科普微童话结尾具有开放性,还可增加链接以拓展知识视野。”郑洪炜说道。对于这一模式,****表示,通过家长来为孩子解读,还是具有可操作性的。

  碎片式阅读褒贬不一

  微童话阅读作为微阅读的一种,也不可避免具备了微阅读“碎片式阅读”的特征,对此,业内人士褒贬不一。****认为,微阅读不利于少儿,这会形成一种碎片式阅读,当然通过微阅读也可了解很多东西,但对儿童更重要的还是要潜下心来,读经典、读名著,形成一种系统化、系列化、精品化的阅读形式。“阅读方式不断变化,创作也会随阅读方式的改变而找到适应新平台的作品,但最关键是,阅读一定要具有文化与艺术价值,一定要坚持品位阅读与品位创作,这些千万不要被替代。”

  安武林对此有类似观点,他表示,不看好微童话发展前景。“我个人认为,微童话(微阅读)作为电子时代的一个产物,对孩子非常不利。”

  朱丽蓉则认为碎片式阅读是否有利,因人而异。她说道,微阅读只是其中一种阅读方式,不是对其他阅读方式的一种否定,利用碎片时间进行阅读,总比浪费时间强。“既然科学为我们提供了更便捷的阅读方式,那我们为什么要抛弃而不是充分利用呢。不管深阅读还是浅阅读,都只是一种方式,你可以选择最适合孩子的一种方式。家长如果时间很充裕,那可以给孩子阅读大量具有延续性的精品;但如果时间呈碎片化,那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时间为孩子提供这种碎片式阅读,如走路、睡前的时间等。”

  对于微童话出版市场前景,相关业内人士表示仍在尝试探索中。朱丽蓉告诉记者:“微童话作为新生儿,我们对他的发展前景还不是很有把握,但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,因为总要有人做有人去探索,以让它走得更远。”安武林对此则并不看好,他说道,有热情的微童话作家数量有限。某些作家一直发表微童话,其中不乏炒作之士,毕竟微博提供了一种可能性的宣传便利。而对于冰波与王一梅两位作家,出版社出版他们的作品并不是因为他们写了微童话,更在于他们的名气,他们写出怎样题材的作品都会有市场需求。

  (来源 :出版商务周报)



版权所有:江苏知润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光线网络 备案号:苏ICP备12075637号-2